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lol软件押注近日,诸多服装品牌因为新疆棉花的不当言论遭网民抵制。受H&M事件牵连,3月25日服装股大涨的情况下,位于港股的滔搏运动却逆市大跌。截至当日收盘,滔搏大跌12.36%,报11.06港元/股,总市值仅存686亿港元,单日蒸发了近百亿港元的市值。此次黑天鹅事件对TES俱乐部的母公司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滔搏运动)带来了巨大打击。目前,滔搏运动拥有Nike、Adidas、Puma、Converse等在内的11个国际品牌经销权, 其中Nike和Adidas是滔搏的收入支柱,2021年滔搏运动的财报显示二者作为主力品牌,收入占比达88.7%。

  据滔搏运动官网业绩通报数据,公司现拥有门店8156家。此前招股书显示直营门店中有98.8%为单一品牌门店,其中有6663家是主力品牌Nike和Adidas的门店,在直营门店中占比为80%。从2017-2019年的销售数据来看,Nike和Adidas两大主力品牌的销售额几乎占到总销售额的90%。滔搏运动的母公司百丽国际也存在其他业务线,目前旗下自有品牌有BELLE、STACCATO、TATA等,代理品牌有Bata、Hush Puppies、Clarks。滔搏运动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这两大品牌在中国庞大的市场根基,但高度依赖于外来品牌也给企业前景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对于滔搏运动来说,业绩高度依赖阿迪达斯和耐克是一把双刃剑。

  业内普遍认为,由于阿迪达斯和耐克在其营业收入中占比过高,且目前的市场占比过高,等同于“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若两个品牌的销售增长放缓或有负面事件,对公司业绩的影响不言而喻。

  国外品牌在中国频频出现公关危机,消费者的抵制行为让不少国际品牌遭遇折戟,如在华为事件中遭抵制股价下跌38%的加拿大鹅、辱华事件后中国市场收入下滑的D&G等。对于高度依赖国外品牌的滔搏运动,种种不可预见的因素都让风险系数陡增。滔搏运动在招股书中坦称,公司业绩很大程度依赖于品牌合作伙伴的营销能力,任何负面信息都可能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由于我们所有的品牌合作伙伴均为外资企业,针对我们品牌合作伙伴母国的民族情绪将对彼等的产品销售产生负面影响,进而或会对我们的经营业绩以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据了解,滔搏技术赋能主要体现在赋能前线员工、数字化促进门店运营和优化商品管理三个方面。而在电竞领域,滔搏运动也将其俱乐部成绩作为业务的一环进行介绍,目前战队微博达到281万粉丝。

  自有品牌方面,滔搏发布其自主孵化的时尚品牌“TGIF”产品线囊括服饰、配件、潮玩等,于今年1月上线,促进TES战队的影响力凝聚到自有品牌。直播带货、商业合作、品牌孵化等都是滔搏打破高度依赖国外品牌,强化自身年轻长线市场的尝试。

  2017年底,受在北京鸟巢举行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启发,高瓴合伙人李良向滔搏运动管理层提出了筹办电竞俱乐部的建议,滔搏运动乃至母公司百丽国际数字化的运营思路来源于资方高瓴资本。基于对电竞业务链接场景的战略定位,滔搏采取了自建队伍、集团运营重投入、重运营的模式。

  据2020滔搏上半年财报显示,2019年2月29日至2020年2月29日,滔搏电竞业务实现收入3040万元,2020财年上半年,滔搏电竞业务实现收入3920万元,较2019年度全年更高。

  虽然这笔收入只占滔搏同期总收入的0.2%,但凭借TES战队在2020春、夏季赛的成绩以及多个电竞赛事的布局,企业通过电竞俱乐部直接和年轻客户群体产生互动,借此吸引到的潜在消费者体量无法预估。

  目前LPL悄然遮挡了Nike合作队服的logo,也在赛事海报中除去了Nike作为合作单位的标签,LGD DOTA2分部也宣布不会身着与Nike原队服参加新加坡Major。但作为涉事品牌的中华区最大经销商,滔搏正处于两难境地。虽然此次品牌事件波及了滔搏运动的股价,但其在体育产品营销的实力和用户基础仍然十分强劲。在TES俱乐部的相关评论中,许多粉丝对此事的态度较为积极。粉丝们理解俱乐部的难处,戏称其“踩雷比玩扫雷都准”。电竞赛事的曝光也让更多年轻用户了解滔搏,其风评在电竞粉丝中并未受到过多冲击。滔搏运动本质上属于经销商,即便稳坐行业龙头亦要承受一定的库存和品牌压力,且盈利能力有限。作为中间商,滔搏在整个产业链环节中的话语权较小,且缺乏对上游品牌商的议价能力。

  随着舆论和导向的不断升级,滔搏或许将经历收入和业务的阵痛期,主要业务88.7%的收入占比难以分割。但若能与Nike和Adidas逐渐脱钩,达成更多品牌的经销合作,也是其破蛹成蝶的机会,创造更加健康的营收比例。而在电竞赛事几年来的布局和强绑定,也为品牌在遭遇舆论危机时塑造了良好的用户基础。